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科技融入治疗 让患者获得更好预后

ESMO与EACR首度联手在马德里举行2017年学术年会

时间:2017-09-21 16:51来源:医师报 作者:凤凤
ESMO与EACR首度联手在马德里举行2017年学术年会

blob.png

本届ESMO年会的各领域专场主题报告中陆续推出重磅研究,尤其是肺癌领域,几项新研究取得了重大突破。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理事长吴一龙教授作为PROFILE 1014研究的主要研究者,有感于近年来肿瘤诊疗研究的飞速发展,吴教授感慨道,“这几年ESMO年会总给我们带来惊喜,我们甚至感触到了历史呼啸前行的脉动”。   

         blob.png

9月8~12日,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在西班牙马德里召开。本次会议主题是“将科技融入治疗,让肿瘤患者获得更好预后”。ESMO首次与欧洲癌症研究协会(EACR)合作,为全球肿瘤学者献上精彩的医学盛宴。来自131个国家的2.3万名专家参加此次会议。

大会主席、意大利那不勒斯第二大学Fortunato Ciardiello教授介绍,42年来,ESMO成员为肿瘤领域兢兢业业、潜心研究,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绩。如今,年轻的肿瘤学家在ESMO的会员中已经过半(约60%)。

Ciardiello 教授说,“ESMO是所有有志于为抗击肿瘤而不懈奋斗的专家学者们的家”。抗击肿瘤是医学界的大课题,也是全球肿瘤领域专家的共同目标,携手共进、集思广益将在促进肿瘤治疗发展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Ciardiello教授希望专家间的合作“超越任何国家、背景的限制,做到医学无国界,共同推动抗击肿瘤事业发展”。

本次会议与EACR合作举办,突出了转化研究在肿瘤治疗中不可取代的地位。EACR主席Anton Berns指出,肿瘤的基础研究和临床是相辅相承的,基础科研可以转化到临床应用,成为临床的循证医学证据或新技术支持,而在临床实践中反映出的问题,则可以为基础研究指明方向,启发基础研究探索,两者相互补充、启发。同时,多学科团队协作也是肿瘤研究过程中不可或缺的。

ESMO科学委员会主席Alberto Sobrero教授介绍,本次大会共4天,设立46个教育专场、146个科学研究进展专场,会议期间,最多时有12个专场同时进行。482项临床研究、3个主题研讨会在本次大会中得到展现,其中不乏将为临床带来新浪潮的重磅研究,盛况空前,精彩纷呈。

【重磅研究·肺癌领域】

法国报告肺癌术后新随访模式  

法国IFCT-0302研究结果显示,肺癌术后随访仅做体格检查及胸片患者与行胸部CT、纤维支气管镜检查等复杂检查患者无病生存期(DFS)、总生存期(OS)均无明显差异。

这是一项关于肺癌患者术后随访的试验,该研究对CT扫描及纤支镜等检查在非小细胞肺癌(NSCLC)术后随访中的作用提出质疑。

“保守的观点是每年做1次CT扫描,这可能对长期生存有利,但是术后前2年每6个月1次CT复查可能并无价值。”研究者说。这一建议与目前临床实践不符,大多数临床指南和学者建议术后2年内每3~6个月复查1次胸部CT。

研究纳入1700余例Ⅰ期~ⅢA期NSCLC患者,随机分为2组:组1患者采随访内容包括:胸片、体格检查等,当患者有症状时再行胸部CT等检查;组2患者定期体检,并胸部CT,鳞癌、大细胞肺癌的患者,行纤支镜检查。

blob.png

【权威点评】

大样本量研究后    新随访模式或有推广价值

该研究样本量很大,对临床实践非常有指导意义。对于手术后的患者,尤其是早期患者,随访检查并不需要太多、太复杂,多数患者仅复查胸片并做体格检查就可得到与做胸部CT等其他检查相似的结果。对经济比较落后的地区,该项研究推荐随访模式可降低医疗成本、减少资源浪费,有推广价值。但这是目前唯一关于肺癌患者术后随访的3期临床研究,究竟哪种模式更好,在我国患者群体中是否能重复出来,尚需在我国进行样本量更大的临床研究。

FLAURA试验初步结果公布

本次大会上,关于第三代EGFR 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的研究FLAURA试验初步结果显示,接受奥希替尼治疗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20.5个月,是厄洛替尼或吉非替尼的近2倍。

EGFR突变是NSCLC最常见的突变类型。亚洲人群中NSCLC出现EGFR突变的比例约为35%。已有研究证实,对这类患者的一线治疗,EGFR TKI优于化疗。尽管应用EGFR TKI可有效缓解病情,延长PFS,但患者不可避免地会对TKI发生耐药。

FLAURA试验将EGFR突变的患者分为两组,一组接受现有标准治疗策略,如吉非替尼;一组接受奥希替尼治疗,将第三代EGFR TKI与第二代EGFR TKI作了对比,结果奥希替尼的疗效表现出了较大优势。

【权威点评】

第三代EGFR TKI用于一线治疗为时尚早

从PFS来看,奥希替尼表现出了较大的优势。从安全性来讲,两种药物的安全性都可接受。奥希替尼组患者的不良反应较吉非替尼(第二代EGFR TKI)组稍轻,但差别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这两种药物均会引起皮疹、腹泻等常见不良反应,安全性总体可耐受。

现在讨论奥希替尼是否应该进入一线治疗,所有的第一、二代靶向药物是否该退出一线市场还为时过早。我们固然有理由将最好的、安全性好的药物用于一线治疗,但后续治疗策略也需要考虑。如果奥希替尼用于一线治疗失败后是否有更好的治疗策略尚不清楚。

目前已知吉非替尼、厄洛替尼治疗失败的患者可能会出现T790M基因突变、c-MET扩增;而奥希替尼一线治疗后的耐药机制会如何尚不明确。肿瘤的恶性程度是否会更高?肿瘤是否长的更快?这些问题尚需进一步探索。

从现有数据看,两组患者OS数据均未成熟,奥希替尼组较吉非替尼组稍好,但现在谈改善OS还为时过早,希望FLAURA后续临床研究能解答这些问题,只有明确了这些问题的答案,将来才有理由将奥希替尼用于一线治疗。

blob.png

【三大奖项揭榜】

西班牙肿瘤内科学会(SEMO)主席Miguel Martin教授凭借在乳腺癌研究领域的突出贡献获得ESMO奖。

意大利托里诺大学Alberto Bardelli教授在结直肠癌转化治疗领域贡献显著,获得了ESMO转化研究奖。

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Jose Baselga教授获ESMO终身成就奖。长期以来,Jose Baselga教授致力于乳腺癌靶向治疗研究,被赞誉为“现代肿瘤学的巨人”。

blob.png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