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秦仁义:高风险之下 有挑战更有勇者

时间:2014-10-23 14:24来源:医师报 作者:张雨
空间并不大的窗台上,一盆并不名贵的文竹悠然地垂下它细嫩的枝条,错综的纹叶织就出一张张大大小小的绿屏

blob.png

空间并不大的窗台上,一盆并不名贵的文竹悠然地垂下它细嫩的枝条,错综的纹叶织就出一张张大大小小的绿屏;和暖的阳光从玻璃窗外照射进来,洒落在绿屏上,并不规则的斑驳光影显得却是那样的和谐……

这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胆胰外科主任秦仁义的办公室。秦仁义告诉记者,他从小就非常喜欢植物,栽树种草是他一直以来的爱好。这盆文竹跟了他很多年,“植物都是有灵性的,你对他好,他自然也会对你好,并且会回报你更多。这就像我们和患者之间的关系。”

“老人家,现在胃口怎么样?”

“胃口很好哩,一顿能吃一大碗稀饭。”

“哎呀,吃太多了,刚做完手术,要控制一下了,不然肚子会胀的。”

说完老人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阿姨,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好多了,谢谢您啊,秦主任。”

“不客气,恢复得挺好,可以吃些面条了,馍也可以,但一定要少油啊。”

“好的好的,谢谢谢谢。”

老人双手合十,做拜佛状。

在陪同秦仁义一个多小时的查房过程中,记者发现所有患者,无论男女老幼,都对秦仁义十分的尊敬。当秦仁义前来查房时,躺着的想要坐起来,坐着的试图站起来,在楼道里遛弯的马上回了病房,就等着秦仁义看看自己的情况。

秦仁义之所以能受到患者的尊敬,除了他视患者如亲人般的态度,更多的是因为他在胆胰外科领域的超群实力。因为秦仁义,大家放心。

重病之后立下学医志向

医疗水平低,对于患者而言就是致命的。秦仁义给自己立下了要学医的志向。

谈起秦仁义为什么会选择学医,这里面还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秦仁义在小学的时候曾得过一次并不算很重的病,但限于20世纪70年代的医疗条件,险些要了他的命。

当年,秦仁义不幸罹患“胆道蛔虫病”,整个腹部疼痛难忍。父母带他到家乡的一所医院去看,当时医生诊断为肝炎。开了一些药,吃了一个星期,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

“当时感觉整个人已经快要不行了,父母便带我去了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那里的医生通过检查,很快便认定我是‘胆道蛔虫病’。医生给我开了5毛8分钱的硫酸镁,效果立竿见影,很快疼痛的症状就消失了,蛔虫也从胆道里被逼了出来。”秦仁义回忆。

“由于一次误诊险些要了我的命,当然也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回忆。医疗水平低,对于患者而言就是致命的。那个时候我就给自己立下了要学医的志向。”秦仁义告诉记者。

要做就做最尖端、最难的

锦上添花不如开疆破土。秦仁义将自己的研究重点放在了胆道、胰腺上。

至于为什么最终将自己的研究重点放在了胆胰外科领域,两个老师对秦仁义的影响至关重要。

“首先是我在浙江大学医学院时候的导师彭淑牖教授。”彭教授是我国较早开展肝胆胰外科的专家,在他的引导下,秦仁义接触到了这个原本被认为是禁区的领域。困难、复杂的胆胰外科手术让秦仁义感觉头疼,但同时也充满了挑战。“彭教授告诉我,年轻人就要敢拼敢闯,能人所不能。这句话我一直记着。”

更为重要的是,1995年秦仁义来到同济医学院,非常有幸成为了“中国外科之父”裘法祖院士唯一的一个博士后。

当时在同济医院,肝脏这领域已经有人在开展了,并且成绩不错,但是胆道和胰腺,尤其是胰腺这一领域因为难度太大,基本还处于待开垦的状态。那个时候一年胰十二指肠切除手术只有20例左右,现已达到200多例。“裘老建议我专攻胰腺,他告诉我,锦上添花不如开疆破土。自此以后,我便将自己的研究重点放在了胆道、胰腺上,最主要的还是胰腺。”秦仁义告诉记者。

秦仁义说,那个时候做医生,脑子里想的都是“要做最尖端,最难”的领域。“现在很多人都不想搞肝胆胰,尤其是胰腺这一块,因为风险太大。但正是因为高风险、高挑战,才更加激发了我的这股闯劲。”

我能保证患者在胰腺手术中不会大出血

“胰头供血动脉优先离断”,这是秦仁义在国际、国内首先提出的方法。

blob.png

在胰腺这一高风险领域,有一名患者让秦仁义一生都无法忘记,也正是这名患者的刺激,才使得他有着今天的成就。

2008年,一名胰腺癌患者在手术中发生出血,当时几乎集中了科里的全部力量去止血,出血量达上千毫升。虽然最终患者的出血止住了,患者转危为安,但秦仁义却陷入了沉思,如何才能使患者在术中不会发生大出血呢?

于是秦仁义开始在这一方面展开研究,时至今日,秦仁义在学术会议上敢讲出这样一句话:“我可以保证患者在胰腺手术中不会大出血。”相信在全国没有多少人敢讲这句话,之所以秦仁义敢这样讲,是因为他经过钻研找到了方法,这也是秦仁义最引以为傲的一件事。

秦仁义的这个方法叫做“胰头供血动脉优先离断”,这也是秦仁义在国际、国内首先提出的方法。以往,在处理此类手术时往往优先离断静脉分支。但秦仁义指出,优先处理静脉分支,只关上了血液流动的“出口”而没有关上“入口”,一旦出血,将难以控制。其次,动脉弹性好、血管壁较静脉厚、易修补,因此动脉系统安全性更高。第三,当胰头供血动脉首先被离断后,即使静脉血管破裂,也可以很好的控制出血,从而提高手术的安全性。

这是秦仁义从事胰腺领域这么多年来最有成就感的,秦仁义也因为这个方法获得了武汉市科技成果进步一等奖。

“这就是我们胆胰外科为什么越做越大的原因,我们从最初的52张床做到现在166张床。医生在患者中的口碑是一传十十传百,因为我们这里做胰腺手术是安全的,效果是好的,患者信得过,自然就来了。”

探寻手术后胆胰治疗的药物

手术方面,可以说已经到达极限了,但在后期治疗方面仍没有一种好的药物可以清除残余肿瘤细胞。

秦仁义的办公室并不大,与其说是办公室不如说是一个诊室,因为来办公室找秦仁义的患者实在太多了。故此他直接在自己的办公室装了一个观片灯箱,除了他离开办公室,否则灯箱的灯很少熄灭,因为患者络绎不绝。

有些人说,“一个临床医生看好病就行了”,但秦仁义却说,“有这样的想法,这名医生最多只能看好现在能看好的病。但是如果同时做好科研,那么这名医生便有可能看好当前看不好的病。一个只做临床的医生,他所生存的时代是当代;而一名既做临床又做科研的医生,他生存的时代是未来。”

秦仁义有一个梦想,如今胰腺肿瘤的5年生存率很低,他希望能够找到一种好的药物,能够在手术以后,通过药物杀死那些手术无法完全清除的肿瘤细胞,延长患者的生命。“因为手术方面,我们可以说已经到达极限了,但在后期治疗方面没有一种好的药物可以担负起这个责任。当前我们除了在做临床外,也已经开始着手相关的药物研究,并且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秦仁义办公室里,一台占据了办公室不小面积的跑步机让记者最为好奇。秦仁义告诉记者,作为一名外科医生,身体一定要好,手术有时会从早上八九点一直站到晚上八九点,没有一个强健的体魄便没有资本谈论开疆破土。

上学的时候,秦仁义每天坚持跑步5000米,风雨无阻,这也为他如今强健的体魄提供了保障。近年来,由于工作越来越忙,没有了整块的时间去运动场锻炼,于是秦仁义便将运动场搬到了办公室内。虽然5000米已经无法保障,但一有时间秦仁义就会跑上两三千米,这对于忙碌的他来说,实际上是一种放松。

blob.png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