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冯莹:血液学科虽难 但很有趣

时间:2017-08-03 15:07来源:医师报 作者:宋箐
“这个海底椰汤我花了整整3个小时煲的,喝了可以止咳,您一定要喝”,有患者殷切地送来海底椰汤,只因她在门诊时咳嗽了几声;还有患者说,“患病后周遭都是严肃、紧张、焦虑、担忧的表情,唯有她带着天使般的微笑,如一缕绚丽的阳光,走进了我的心坎”;有病危的患者,即使气都喘不过来还不忘拉着她的手,只为说一声,“冯主任,我要谢谢您。” 她,就是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血液科、输血科双料主任——冯莹。 被“骗”进了血液科 20世纪80年代末,国内血液科正逐渐走向井喷发展的道路。彼时,广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简称广医二院)的血液科却还是一片空白。1989年,在老一辈血液科专家刘泽霖教授的推动下,广医二院成立了血液科。 “这个学科具备前沿性、研究性、挑战性,且发展快、入门难,大部分人会望而却步。不过只要你钻研进去了,就会发现新天地。”刘泽霖教授是这样劝说冯莹的。“没有犹豫,只因纯粹的被血液科吸引,我选择了血液科。”冯莹斩钉截铁。 未曾料到,难题正在前方等着她。 “最早看骨髓细胞形态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刚开始在形态室学习冯莹就遇到了困难。“摸索2~3年后,才慢慢地培养了感觉,这时感觉自己才入了形态室的门。” “血液科病种多,每种病的发病率都不高,每种疾病都需要掌握。”这是冯莹面临的又一难题,同样是出血的患者,每位患者的病因却不一样。血液科医生有大量的知识要学,面对复杂的血液疾病,穷其一生,每位医生能掌握的都很有限。 “面对这些难题,我能做的就是拼命的看书,查资料。” “进入血液科10年后,我才觉得自己有了很大的成长。”冯莹感慨,就算入行

blob.png

“这个海底椰汤我花了整整3个小时煲的,喝了可以止咳,您一定要喝”,有患者殷切地送来海底椰汤,只因她在门诊时咳嗽了几声;还有患者说,“患病后周遭都是严肃、紧张、焦虑、担忧的表情,唯有她带着天使般的微笑,如一缕绚丽的阳光,走进了我的心坎”;有病危的患者,即使气都喘不过来还不忘拉着她的手,只为说一声,“冯主任,我要谢谢您。”

她,就是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血液科、输血科双料主任——冯莹。

被“骗”进了血液科

20世纪80年代末,国内血液科正逐渐走向井喷发展的道路。彼时,广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简称广医二院)的血液科却还是一片空白。1989年,在老一辈血液科专家刘泽霖教授的推动下,广医二院成立了血液科。

“这个学科具备前沿性、研究性、挑战性,且发展快、入门难,大部分人会望而却步。不过只要你钻研进去了,就会发现新天地。”刘泽霖教授是这样劝说冯莹的。“没有犹豫,只因纯粹的被血液科吸引,我选择了血液科。”冯莹斩钉截铁。

未曾料到,难题正在前方等着她。

“最早看骨髓细胞形态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刚开始在形态室学习冯莹就遇到了困难。“摸索2~3年后,才慢慢地培养了感觉,这时感觉自己才入了形态室的门。”

“血液科病种多,每种病的发病率都不高,每种疾病都需要掌握。”这是冯莹面临的又一难题,同样是出血的患者,每位患者的病因却不一样。血液科医生有大量的知识要学,面对复杂的血液疾病,穷其一生,每位医生能掌握的都很有限。

“面对这些难题,我能做的就是拼命的看书,查资料。”

 “进入血液科10年后,我才觉得自己有了很大的成长。”冯莹感慨,就算入行几十年了,看临床上很多疾病还是陌生的,需要不停的翻阅资料。“成长需要付出代价,但也带给我快乐。譬如有些出血性疾病,当我通过各种实验室方法一步一步筛查,最后终于确定致病的原因和症结所在,找到着手治疗的关键点时,就像一个侦探经过艰辛的努力终于找到‘元凶’,成功破案的那种畅快感。”

“刘泽霖教授曾开玩笑说,是他把我‘骗’进了血液科。”了解血液科后,冯莹真正地意识到血液科的浩瀚。“但这里天空真的很广阔,需要像海绵一样不停地吸收知识,才能不被淘汰。这里充满未知,充满挑战。血液科很难,却很有趣。我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

规培医师眼中最难的科室

如今既是广医二院血液科主任,又是输血科主任的冯莹经常和医院的规培 医师交流,常常听到“在血液科已经呆了3个月,还是懵懵懂懂”“血液科是内科系统中最难的,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教科书中的罕见病,在血液科变成常见病了”这样的言论。

“我们都是从那个阶段过来的,血液科的老师们往往知道难点在哪里。”冯莹表示,要善于归纳总结,用深入浅出的语言,简单扼要的把知识点讲清楚,大家才会觉得有趣,更有学习的欲望,这是血液科临床带教中的重要环节。

“血液疾病离不开实验诊断,因此血液科医生除了要有扎实的内科基础,还需要具备非常丰富的实验室技能和影像学知识,掌握各种血液实验的原理和方法学,熟悉细胞形态学、免疫性、遗传学以及分子生物学技术,才能对疾病作出准确的判断和评估。”冯莹说,依赖其他辅助科室的老师下诊断是最要不得的。

即使工作了这么多年,冯莹仍觉血液科“难”。很多疾病,我们能做到的只是缓解病情,延长患者生命,尽力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虽然新的技术、药物和治疗方法不断问世,但目前能通过有效方法,达到治愈效果的疾病仍只有少数。

不能否认的是,近几十年的基础与临床研究的飞跃式发展,使血液病的诊治技术取得了卓越的成绩。“许多血液病的病因和发病机制逐渐明了,新的治疗方法、治疗药物不断涌现,使疾病的预后得到明显改观,我们医生的底气也足了,有更多办法帮患者减轻痛苦,遏制病情进展、延长生存。”冯莹介绍。

同时兼任输血科主任的冯莹教授对输血治疗领域也非常关注,尤其是血小板输注。血小板输注是提高患者(特别是肿瘤化疗和造血干细胞移植后的患者)的血小板计数、防止出血最为快速有效的方法和手段。分预防性输注和治疗性输注,前者约占70%。然而,血小板输注并不是每次都能达到满意效果,可能有感染传染性疾病之虞,对反复多次输注血小板的患者,还特别应注意其体内极易产生血小板抗体,从而破坏输入的血小板并引起输注无效。

与红细胞、血浆等其他血液成分不同,血小板的制备、储存难度较大,目前血小板供应非常紧张,基本上依赖互助献血。而我国预防性血小板输注的指征偏宽,大多数临床单位都采用随机输注血小板,容易导致血小板输注无效频繁发生,其后果就是患者病情得不到改善,病危甚至死亡;浪费财力、物力;浪费宝贵的血小板资源。

在血小板紧缺、且容易输注无效,而临床上又有大量患者需要输注血小板预防治疗的矛盾下,重组人血小板生成素为国内的患者带来了福音,能帮助缓解了国内医院普遍面临着的“血小板荒问题”。

进口的血液疾病治疗药物价格昂贵,随着国产治疗药物的上市使用,推进了血液病治疗的进展。随之而来的是患者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从“我要生存”到“我要治愈”。

要满足患者的要求,医生就要面临更多挑战。这是一场没有止境的探索。

“我还要学习”

“老师这个职业我一直很喜欢,如今我也实现了这个理想,既是医生又是老师。”冯莹开心地说,“作为一个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研究生、规培生、下级医生的提问,我都会尽最大努力解答,解决不了的就请教我的老师。”

在血栓与止血专业学习的路上,冯莹有两个非常敬佩的老师,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王兆钺教授和上海瑞金医院的王鸿利教授。他们共同的特点都是治学严谨、精益求精、待人宽厚。

“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反复思考也难以解决的难题。我就向王兆钺教授请教,他不仅当时就解答了这个问题;第二天他还给我打电话,说我们可以从另外的角度这样思考;第三天,他又给我打电话,又给我提出了新的解决提案……向他们请教疑问,他们总会不停地思考再思考,不断地从各个角度解答,不限于时间、地点,让我获益良多。”

冯莹感慨地说:“遇到这样的良师益友,真是一大幸事。他们是我的榜样,在前进的路上我还要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探索。”

面对生活中的新事物,如手机上一款新的App、一家新开的美食店,冯莹都会跃跃欲试。她说,不学习就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了。

身为两个科室的主任,关于科室的建设、人才的管理,冯莹谦虚地说她也正在学习。“谈到学科建设,人才尤其重要,”冯莹说,“我比较喜欢引进一些有朝气、有活力、想干事的年轻人。在某个领域有自己的创新想法,这一点非常重要。”

 眼下,冯莹正在专注于静脉血栓性疾病的防治研究工作。“我院正在建设医院静脉血栓病防治示范基地,去年我起草了院内深静脉血栓防治体系的方案,并在全院重点科室和基层医院进行了30多场深静脉血栓的培训、宣教和义诊,对其发病机制、早期诊断和优化治疗方案进行临床研究。有太多这样的例子:患者前一秒还在谈笑风生,下一刻就突然发病,来不及抢救,很快死亡了。但静脉血栓是有诱因的,可防可治。我们需要关注它。”

冯莹说,为了让医生重视深静脉血栓,及时发现有隐患的患者;让民众提高对这个疾病的认知,不断地宣传推广,虽有难度但非常有意义。

“让患者实实在在的获益,使我就很有成就感,这也是支撑我一直去做这个临床医疗事业的动力。”

blob.png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