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白岩松:医生的最牛处方——给人以希望

时间:2018-08-09 21:16来源:医师报 作者:黄晶
医生的最牛处方,是给人以希望!”8月3日,在第三届中国血管大会“医术·艺术”人文讲坛上,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先生分享了自己对医学的深度思考,此次演讲恰逢首届中国医师节前夕,其声音值得医学界和全社会深思。

image.png

“医生的最牛处方,是给人以希望!”8月3日,在第三届中国血管大会“医术·艺术”人文讲坛上,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先生分享了自己对医学的深度思考,此次演讲恰逢首届中国医师节前夕,其声音值得医学界和全社会深思。

恶性伤医是犯罪!不是医患矛盾!

“最初,我关注医学,并站出来替医生说话,是因媒体人的直觉和职责。”2017年8月15日,黑龙江省医院门诊发生暴力伤医事件,普外二科副主任徐忠庆在门诊被一名患者用剪刀刺伤面部和颈部,血流满面。据称伤医原因是其做完甲状腺切除术后服用优甲乐过敏。白岩松震惊于70%留言认为医生“该杀”。为了还原事情真相,他第一时间迅速做了一期节目——“我们都是凶手”。

“有人问,你为什么总替医生说话?其实,坦白讲,我并不是在为医生说话,而是在为自己和每一个生命说话。生、老、病、死,人人逃不开,而这4个时期都离不开医生的参与。”

白岩松认为,妖魔化医生,放大医患关系中存在的矛盾,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让自己的生命踏上一条充满风险的航线。

后来,相继又发生多起恶性伤医事件,他和多位医学界权威人士联名,向公安部等多部门请愿,希望惩治涉及医疗的犯罪。他强调,这是犯罪!不是医患矛盾!

医师节不是欢庆日  应是闭门思过日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两次提案,希望设立医师节。2018年,第一届中国医师节来临之际,医疗界应该如何度过这个节日?

近百年前,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蔡元培先生曾在校庆日时说,校庆日不是欢庆日,应该是闭门思过日。

8月19日,中国第一个医师节,也绝不是欢庆日。白岩松建议,对于社会大众,医师节应是社会尊敬医生、思考医生与医疗在整个人类运行过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的日子;对于医生而言,更应闭门思考,自己正在从事一份什么样的职业。

“医生是介于普通职业和佛之间的一种职业。”他说,医生这项职业复杂而艰难。面对患者时,医生既要完成生理治疗,又要面对心理治疗。当你选择了一种职业,就意味着你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甚至选择了一种生命方式。没什么可抱怨,相信全中国绝大多数的医生并没有抱怨。

医患冲突需要一个出口

首先,我们应正确认识医患纷争。目前,中国患者群体庞大,每天门诊量超数量级,存在医患纠纷并不奇怪。

其实,在美国,医疗环境也并非像表面那样和谐。美国的医疗界有一个流行段子。

一位医生去世了,一如既往地上了天堂,然而,上帝并没有很好地接待他。他非常不高兴,问:你为什么一直在忙?你要去接谁?

上帝说:我要去接一名律师。

医生更不高兴,问:律师?这么多好医生你不接待,居然接待律师?

上帝说:不一样。这么多年来,我接待了无数位上天堂的医生,而律师能上天堂,这还是第一个。

在美国,医患纷争大多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医院门口徘徊的不是医闹,而是律师,因为律师是患者的直接代言人。这个段子表达了医生对律师的反感。

可见,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医患纠纷并非不存在,而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呈现出来。在中国,医患冲突甚至恶性伤医事件和其他国家一样,需要一个出口,本该归上帝的归上帝、归凯撒的归凯撒,归司法的归司法。

大数据不解决个体问题

白岩松表示,当下的中国充满着很多的撕裂,这种撕裂就是想象的真实与现实的真实之间存在巨大落差。同时,中国的舆论存在一种非常危险的现状:当想象的真实和事实的真实发生冲突时,宁愿相信想象的真实。

如何还原事实的真实,是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譬如,医疗纠纷被爆料后,大众几乎马上认定是医生或医院的问题,因为网民或者舆论的掌控者觉得,医院和医生相对于患者,更加强大。然而,事实常常恰恰相反。

郎景和教授曾遇到一个病例。一名妇女因出血就诊,郎院士和另一位院士历经了一个月的尝试,才找出血原因。他感叹,99.9%的患者可以用惯常方法解决,而下一个患者可能就是0.1%。

“大数据不解决个体问题,医疗行走在生理、心理、小概率事件以及个体差异的夹缝之中,这才是医学之难。”白岩松说。

医学的巨大进步和医生的巨大无奈之间的矛盾,成为医患纷争的根源。当患者极高的、超越了事实的期望得不到满足时,医生既要带来希望,但内心却常要面临无奈。这种反差和冲突,唯有充分的理解和沟通才能释然。

任何一丁点希望都是最好的抚慰

医生最大的职责、开出的最牛处方,是“希望”。

白岩松认为,当前,所有的医学院都在教育医学生开出最完善的药物处方、做出最完美的手术。其实,当患者带着巨大的恐慌、失望,甚至绝望来到医生的面前时,医生给予的任何一丁点希望都是最好的抚慰。

但是,在治疗时,很多医生并未注意这一点。

“你怎么才来?”

医生的本意可能是“我的门诊快结束了”。

而患者的理解可能是“疾病很严重了”。

“您回家吧,不用住院了。”

医生的本意可能是“这只是小毛病,无需住院”。

而患者的理解可能是“疾病已经无法救治了”。

“您想吃点啥就吃点啥。”

医生的本意可能是“您的饮食不需要太禁忌”。

而患者的理解可能是“您的生命已经临近死亡了”。

有时,无心的几句话,就这样让患者绝望了。

白岩松强调,中国只有两个职业与“德”相关联,医德与师德,这是中国医生所必须背负的责任,更重要的是,医学跟每一个人的生命紧密相融。

因此,医生在给患者的所有处方中,永远别忘了,最重要的是——希望。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