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我的学生 我的娃

时间:2014-12-11 18:00来源:医师报 作者: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脏中心 马志毅
我的小娃五岁多了,幼儿园教的英语句子,最常被她念叨的就是“I’m going to the hospital.”。也许是出于对妈妈的模仿,也许是想要表达去医院找妈妈的想法,无论如何,女儿的这句话常常让我浮想联翩。

我的小娃五岁多了,幼儿园教的英语句子,最常被她念叨的就是“I’m going to the hospital.”。也许是出于对妈妈的模仿,也许是想要表达去医院找妈妈的想法,无论如何,女儿的这句话常常让我浮想联翩。

小时候,偶尔去了医院,看到医院走廊里大大的“肃静”二字,让医院有了种肃穆与神秘感。治病救人,这可能是最容易让人理解的理想之一了。于是,选择了学医。在半年多与2010级八年制同学的接触中,我能够感受到,同学们也抱着这样的理想。在决定将八年青春放诸医学院校的时候,他们一定信心满满,也爱心满满。然而,随着学龄、医龄的增加,治病救人?能否治得好病?能否救得了人?医学的浩瀚、医学的局限、社会的复杂,似乎让这个简单的理想变得极为复杂。

偶尔一次和学生们聊天,我说到当年自己学完妇儿之后对父母孕育、养育自己的过程才有了深刻的理解,理解了父母的不容易。同学们几乎异口同声的表示同意。是呀!那厚厚的书上的每一种病都有可能降临在自己身上,但是父母的呵护让我们在没有大灾大难的情况下成长至今日,是多么神奇的一件事情!这就是我们学医人的同感。有了这种感受,无论将来是否从事医疗行业,这种学医的经历,已经给我们每个人带来了深刻的影响。

事实上,学医从医的过程,会让我们有机会见到太多的真真切切的生离死别,见到太多的爱恨纠葛。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然而,我们每天接触的这些真真切切的生活却往往是更加残酷的。同学们对于参与抢救、参与手术、参与复杂操作等等充满兴趣。慢慢地,你们会发现,生活、生存、生命对于我们来说,其意义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与常人有所不同。在你学会了各种穿刺置管之后,你可能就会不愿意看到临终的亲人遭受这种痛苦;在你参与了手术之后,你既会崇拜高手的神刀,从此立志发奋苦练,也会了解到无从下刀的彷徨与痛苦;在你参与了抢救之后,你可能会对生命的脆弱有了最真实地感受。所以,我感谢学医从医的历程,它让我这个艺术细胞少之又少的人对人生早早有了些许感悟,让我在人生道路上遇到波折、遇到生离死别时不会过于手足无措,让我形成了遇到问题力求解决它的思维方式,而非一味抱怨、互相责备的思维方式。每个学医的人可能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但是我相信,大家都能够感受到这个“治病救人”实际上最先实现的是对自我的救赎。

治病救人!——能否治得好病?能否救得了人?——让逝者安详,让生者快乐!这是一种否定之否定吧?学生们现在学习的每一个医学流程、每一个知识点、每一个诊断治疗策略都是医学的基本技能,然而,如何将理论应用到各个患者身上就需要技巧了。调动我们的感官,去感受患者以及家属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诉求,既然我们有责任参与到他们的人生,哪怕只是一个过客,也应用我们的所学所感去给予他们一些影响。这也许才是我们真正能够实现的理想。

每个人在每个阶段谈起人生来都会有自己信服的一大段人生道理。我的娃娃现在的“人生理想”是“每时每刻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一秒也不分开”;我的学生们,也许正困惑于理想与现实、爱与被爱之中;而我这个奔四的人,则仍旧在体味、修正我的人生。无论我的学生我的娃将来是否走上从医之路,都希望他们能将学医、从医或是就医的过程当成是一种可以让人成长的人生经历,而不是一种痛苦。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