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不愿吃药的患者

时间:2017-08-15 16:03来源:医师报 作者:何蕊芳
80%的家属几乎在每次复诊时都要问,什么时候可以停药,药会不会把他吃坏。前几次问,我总会耐心解释。这种话在被重复询问时,不免心烦。在个别情况下问急了还会伤人,“不吃药,病会复发,你们自己看着办。”

在精神科工作,最常见的是患者不愿吃药。原因很简单,患者认为他没病,而家属和医生才有病。

80%的家属几乎在每次复诊时都要问,什么时候可以停药,药会不会把他吃坏。前几次问,我总会耐心解释。这种话在被重复询问时,不免心烦。在个别情况下问急了还会伤人,“不吃药,病会复发,你们自己看着办。”

我给患者开药,即要考虑疗效好,又要让患者少花钱。本着做好人的原则,90%的时间会给患者开普药(抗精神病药物一般情况下要长期治疗3~5年,有些要终身服药。如果一开始用新药价格稍高一点,坚持服一两年没事,但是长年累月,一般家庭会承受不了)。普药虽然副作用大,但是花钱少,疗效不差于新药。曾经也为自己能这样坚守而沾沾自喜,被自己这种坚守所感动,在物欲横流的当下甚至觉得自己有“英雄”的特质。

如果有患者说副作用大的时候,很是不以为然,口头上耐心地劝患者为了疗效坚持服药,但心里想,是药三分毒,吃药哪有舒服的。

天道昭昭,报应不爽。我在风华正茂32岁时得了重病。看病奔波数月,卧床几周后,陷入重度抑郁情绪状态。作为专科医生,选择吃药最为便捷。当然秉承自己一贯的普药治疗原则,买了某抗抑郁药100片,6元。晚上睡觉前服了一粒25 mg,一切按自己平时给患者的诊疗规范进行。吃完药不到半小时人开始瘫软,昏昏欲睡,一口气睡了4个小时。要上厕所,但是连身都翻不了,全身像有轻轻的针扎一样的感觉,人像面条一样。好不容易上身翻过来,腿又不听使唤了,家人扶着勉强上了厕所。继续睡,不是熟睡,身上有很奇怪的、不舒服的感觉,又说不清楚,昏昏沉沉睡到第二天中午。于是,决定不再吃药,用心理治疗。

通过这次经历,我对药物副作用的理解更加的真切,对患者和家属的感受也有进一步的认识。于是,对以前的选药和治疗思路进行了深刻的反省。我作为一名医生是多么的狭隘和偏激,患者都说了难受,还让他们坚持,为此内疚了很长时间,也成长了很多。

那次以后,再给患者用药、复查时一定会耐心询问药物不良反应,仔细观察评估,能减量就减量,能换药就换药。再不说那些生硬的话,把“我理解你的难受。”改为:“我可能不能完全知道你的痛苦,但是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我会想尽办法帮助你!”

如今,我已在精神病院工作了半辈子,到了知天命的年纪。眼前经常会浮现出与患者过往的一幕幕,有喜、有悲、有苦、有乐。余生不论长短,心中无愧足以。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