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生活在独特空间里的人

时间:2016-02-25 16:17来源:医师报 作者:讴歌
“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

“隔离”的医院   衍生出权利层级

 “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基督徒们听从耶稣教诲,开始有了医院的前身——收容所、救济院,看顾、治疗患者,给贫穷人遮风避雨,为外乡基督徒提供住宿。

第一座医院出现在四世纪。到了六世纪,医院成了修道院的常规部分。12世纪后,“医院”一词普遍使用。到14世纪,欧洲医院星罗棋布,英国人称之为“上帝之家”,德国遍布乡镇的小医院则称为“圣灵之家”。到15世纪,医院改革运动在意大利出现,“大医院”机构作为一个关键要素,结合慈善机构的系统,针对患者的治疗,提出了大型单一建筑卫生的概念。

起源是博爱的“医院”这一事物,到了现代医学,它渐渐成为代表着“隔离”的一幢建筑。

医院开始成为大型单一建筑,以“隔离”开始,随之而来的是细致的分类和缜密的秩序。在这样的隔离封闭和独特分类系统中,除了医学本身,还会衍生出其他,比如:一套封闭的权力层级系统。

分类秩序源起欧洲视角

以下这段文字,出现在唐诺《阅读的故事》第一节中,关于秩序的解读。虽然说的是关于“书房是否需要整理”,但放在这里,用来理解医疗的秩序和分类,仍然非常恰当。

分类或说秩序,究竟是自然的抑或文化的,这曾经是势均力敌的争议题目。时至今日,从学理上来说,大致是一道缓缓倾斜向人为文化的持续轨迹,因此,在有道理可讲的思维领域之中,此一问题也已退缩成诸如“分类秩序究竟有多少自然成分?”比方说依质子数目整齐排列成的原子周期表,的确天成的井然有序;又比方说生物学“界门纲目科属种”的老分类法,依古尔德之见,最底层“种”的分割有深刻的生物性基础,关系着基因、染色体和生殖繁衍的首要大事,至于其上的“界门纲目科属”则大致上是认为的一种分门别类结果,主要由欧洲人独特的文化性视角所偶然决定。

然而,从现实实用一面来看,我们却看到另一道完全逆向的发展轨迹,分类秩序随着社会负荷的持续加重,社会组织的日趋庞大而固着下来且不断进行再分割,壁垒森严到 仿佛成为“准自然”。这里,不仅仅是我们置身其中,往往习焉不察的问题而已,即使你时时警觉,但你抗拒的这个庞然大物,一方面它手握极其严酷的奖惩机制,你不把自己纳入此一秩序之中,把自身“多余”的部分削去,好乖乖扮演一个“有用”的人,你即可能连一己的存活都成问题。

另一方面,森严分割之后的个别领域,又各自深向发展自成封闭性的天地,有外人难能窥知的一套专业游戏规则、语言符号和经验细节……

热衷隔离成为普遍状态

对于中国人来说,接受“隔断的空间”,在历史演变上来说相对更艰难。中国人早先并无明确的“地方边界”,是在西方“空间”概念不断地挤压和塑造下,“逼”出来的结果。“身体”的状态,取决于对“空间”的服从程度。做外科手术,必须在封闭空间中进行,按程序必须排除熟人和家属的参与,需要建立把亲人委托给外人管理的一种信念。渐渐地,这几乎成了现代社会的普遍状态:在追求自我的情况下热衷于相互隔离,它有着深刻的宗教和世俗理念的根源。历史学者杨念群在《中国人的空间感》中如此阐述道。而这种“隔离”感,对于中国文化滋养出的人来说,适应起来相对艰难得多。

blob.png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