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练习读片也是培养循证思维

时间:2018-08-09 21:14来源:医师报 作者: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医学院PCCM专科 乔人立
临床医学培训从一开始就应该有意识的学习X光诊断。

临床医学培训从一开始就应该有意识的学习X光诊断。美国的内科规培中,住院医阶段的教学大纲里就规定有X光读片会,专培阶段则会更为强调读片训练,也更加正规。例如,呼吸与危重症(PCCM)专培生培训一入学就会获赠一本胸腔X光片教科书,此后三年,每月一次读片会,雷打不动。专培阶段的读片会由专培生轮流负责收集X光片,主持读片会,而负责读片的不是搞放射科的医生,而是其他事先不知情的专培生。当然,放射科医生也会到场,对读片给予指正评判。

Q:为什么要会看X光片?

A:影像报告出来之前,寻找线索;出来之后,落实细节。

发现X光是现代医学最重要的一项技术革命。德国物理学家伦琴是研究这种射线的先驱者。因当时知识有限,只知道这种光不同于其它所有已知的光线,可以穿透人体,将人体内部的结构显现,而其所产生的影像恰似艺术中以骨骼骷髅为特征的鬼怪图画。因此,伦琴称之为X光。X,在科学里代表着未知数。

如今X光技术已经几次换代革命,新式的CT扫描技术甚至可以逼真地模拟重建器官立体结构。但平片仍然是临床最常用的影像方式。平片简单快捷,虽具有局限性,但对许多临床判断仍有较大佐证作用。在ICU等比较紧急、患者难以搬运的情况下尤其有用。

非放射科医生读X光片大概有两种情况。影像报告尚未给出之前,医生需要自己在片子上寻找线索,这对值夜班的住院医生尤其有用。而报告出来以后,负责的医生会在影像上逐一落实报告中所描述的每一细节。放射科报告上结尾处都不忘来一句“请与临床情况结合”。这个行话其实并非单纯推卸责任,而是说明出报告者很清楚自己的局限。所以,只有自己看得懂原片才能真正看懂报告。

Q:为什么叫阅读?

A:系统性检查片子,避免遗漏信息。

影像不是文字,X光片,尤其是平片,把多层次的立体机构投射到一个平面,其局限性不可避免。因此,最佳阅读方式是带着问题到影像上寻找线索,这就好比高质量的科研工作需要有假说的指导。

所谓阅读,就是有系统的检查片子,不漏掉每一项信息。要从拍片的体位电压等技术分析,对应解剖结构逐一关联评估,将图像上的每一个线条阴影形态模式做出解释,最后总结所见而推论出印象判断。显然,这一带着诊断意识进行检查的思路并非读片所特有,而是贯穿于任何病例的临床诊断过程之中。这也是要求非放射科医生学习读片的深层意义。

学习读片时可以试着想像,当值班医生通过电话向上级医生描述X光影像所见时,要能使听者眼前呈现出画面,这就是读片训练所应该达到的效果。虽然这是个简单常识,却并不容易做到。在我们的PCCM专培项目举办的读片会上,一直在试图纠正的不良习惯就是看一眼片子就想得出结论,却说不出为什么。而这却是很多临床医生仍然引以为傲的“本事”。

因此,练习读片实际是在培养循证医学的习惯。此外,也是以另一种方式锻炼医生的临床思维方式,其中的要点在于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避免想当然。

image.png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