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央视批评:取消加号“一刀切”不妥

时间:2016-03-31 13:48来源:医师报 作者:张雨 陈朝阳
3月28日,央视《焦点访谈》栏目聚焦北京近期出台的“号改”政策。节目以“医生加号留下问号”为题,对于取消医生手工加号“一刀切”的做法提出深思。 此次北京市卫计委的禁令出台后,有不少移动医疗App已经停掉了挂号业务。许多之前和这些公司有合作加号业务的医生,也终止了合作。而一些医院也陆续采取了一系列更具体的措施。比如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决定取消医生现场加号。 不过这种取消医生加号的政策在业内也引发了争议。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科教授李惠薪就以一名“从事临床五十年的老医生”的身份,写文章表示,在平常工作中,常常会出于看诊的实际需要给患者加号。比如有些定期来找自己看病的老患者,如果挂不上号,给他们加个号以保证得到治疗是情理中的事。另外有些病情特殊的患者不适合排队挂号,加个号给予方便也是医生应该做的。李教授在文章最后写道,“医生能不能加号应因人而异”。 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多数医生加号是为了更好的看患者。而且,加号可以由医生根据实情来提出。目前,所有的在线加号都需要提交患者信息供医生审核,而这个程序在公立加号是没有的。这个细节说明,在线加号的医生至少不是主要为了钱,而是为了给更需要的患者提供更好的医疗帮助。 不同的是,以前医生加号,只能加给身边熟人、老患者或者无奈闯进诊室的患者。而现在通过网络加号,可把医生的增量劳动通过一种平等有效率的方式分发给尽可能多的人。 目前,北京市卫计委的《通知》成了唯一试图界定此类行为的成文的官方文件。文件的核心态度是医生“不能和商业平台合作获得不正当利益”。 其实,在线加号正是在互联网+环境下,利用先进技术合理解决现存

3月28日,央视《焦点访谈》栏目聚焦北京近期出台的“号改”政策。节目以“医生加号留下问号”为题,对于取消医生手工加号“一刀切”的做法提出深思。

此次北京市卫计委的禁令出台后,有不少移动医疗App已经停掉了挂号业务。许多之前和这些公司有合作加号业务的医生,也终止了合作。而一些医院也陆续采取了一系列更具体的措施。比如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决定取消医生现场加号。

不过这种取消医生加号的政策在业内也引发了争议。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科教授李惠薪就以一名“从事临床五十年的老医生”的身份,写文章表示,在平常工作中,常常会出于看诊的实际需要给患者加号。比如有些定期来找自己看病的老患者,如果挂不上号,给他们加个号以保证得到治疗是情理中的事。另外有些病情特殊的患者不适合排队挂号,加个号给予方便也是医生应该做的。李教授在文章最后写道,“医生能不能加号应因人而异”。

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多数医生加号是为了更好的看患者。而且,加号可以由医生根据实情来提出。目前,所有的在线加号都需要提交患者信息供医生审核,而这个程序在公立加号是没有的。这个细节说明,在线加号的医生至少不是主要为了钱,而是为了给更需要的患者提供更好的医疗帮助。

不同的是,以前医生加号,只能加给身边熟人、老患者或者无奈闯进诊室的患者。而现在通过网络加号,可把医生的增量劳动通过一种平等有效率的方式分发给尽可能多的人。

目前,北京市卫计委的《通知》成了唯一试图界定此类行为的成文的官方文件。文件的核心态度是医生“不能和商业平台合作获得不正当利益”。

其实,在线加号正是在互联网+环境下,利用先进技术合理解决现存问题的创新范本,是患者、医生和管理者三方效率最大化的结果。

我们是否该呼吁,在号资源奇缺的情况下,为何不对医生多一点宽容和支持?对医生自愿输出劳动的,给一些场地和规则上的支持而不是阻挠?

我们是否应该想到,互联网渠道来的患者和在窗口、用公立平台挂号的患者,是同等同权的,他们不应为选择了更方便的渠道而成为“不正当得利”的共谋者。

加号在医生为患者看病过程中有着现实的需求,实行取消加号的一刀切政策的确会给医患双方带来很多不便。但挂号和就诊秩序需要规范,利用号源来获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需要打击,因此,如何既灵活的给予医生加号空间,又能对加号行为进行有效监管,也考验着有关部门和各大医院的管理能力。

(以上内容综合自《焦点访谈》栏目及 HC3i中国数字医疗网,有删减。)

blob.png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