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医保控费岂能“逼良为娼”

时间:2018-08-02 14:03来源:医师报 作者:山东 何勇
浙江省某市肿瘤医院医生陈明红,最近发工资时又只拿到了1000元的绩效奖金。半年来,因他所在的呼吸内科医保经费超标,全科的人都被扣钱,奖金只能按保底金额发放。

浙江省某市肿瘤医院医生陈明红,最近发工资时又只拿到了1000元的绩效奖金。半年来,因他所在的呼吸内科医保经费超标,全科的人都被扣钱,奖金只能按保底金额发放。(总第859期《中国新闻周刊》)

医保控费政策本身无可厚非,但是,医保控费不能损害了患者的健康权益、生命权益,不能牺牲了医务工作者的合法权益,这应是基本常识,也应是一种底线原则。

要想避免出现科室医保经费超标情况的发生,其办法不外乎两种,一种办法是医生给患者开一些只能选择自费的药物。另一种办法是将本可给患者一次性做完的手术分成好几次做,让患者每次住院的花费不超过医保定额,乃至让患者拖到下个月甚至来年做手术,耽误患者正常就医看病。但很明显,不管医院科室、医生采取哪种办法,实质上都是将省下来的医保经费转嫁到患者身上,其实是以加重患者的医药费用负担为代价。换句话说,医保控费实质上已经沦为一种“逼良为娼”的政策,是在逼迫广大医务工作者背弃起码的医德。

既要避免医保经费“穿底”,保障医保体系健康运行,又要避免医保控费“逼良为娼”,最根本的是要运用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完全科学的医保控费机制,改变目前简单的医保经费定金额的办法。最关键的是要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监督医院、医生在给患者治病时,有没有过度医疗行为。只要没有过度医疗,正常医疗,就不该限制和压缩医保经费。

总而言之,不管医保是否控费,都必须优先保障患者的健康权、生命权,要让医生坚守医德和医术,不能让患者的健康权益和医生的医德给医保控费让路。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